主页 > C鲜生活 >ODM 大厂迁移产能面临多重考量难题 >

ODM 大厂迁移产能面临多重考量难题

ODM 大厂迁移产能面临多重考量难题

中美贸易战自去年下半年算起已逾一年,但 ODM 大厂普遍对中国以外的产能迁移保守以对,有趣的是,外界对于能够取代中国的製造重心在哪,有着热烈兴奋的讨论,无论是越南、菲律宾还是印度,各自有拥护者,既然外界都帮忙找出产能转移的答案了,为什幺 ODM 厂迟迟不肯明确答题?

原因在于,ODM 厂深知,如同中国那样超大型完整产业聚落已经很难在地球任何一处複製,面对贸易战可能涵盖影响的数以千亿价值商品,产能要迁去哪里,后续所牵涉的环节实在太多太複杂,各家厂商皆有备案,但各个都没有十足把握。

掌舵年营业额数千亿、甚至上兆元的大型 ODM 厂,大船转向总需要有更多考量,目前在态度上,普遍认为降低中国产能比重是趋势,但并不认为有哪一个国家生产条件能取代中国,各个国家,特别是东南亚,认为各有优缺点,并没有哪一个国家能压倒性胜出,这一方面反映品牌商目前没有针对该移往哪个国家拍板定案,因此 ODM 厂也不敢贸然投资设厂;另一方面也反映 ODM 厂面对后续局势情境的变化更加複杂,以往单纯的「哪里便宜就往哪里去」的思维,都是植基于中国发展了 20 年以上的完整且稳定的供应链体系,这包含中阶管理干部的成熟化以及人工的纯熟度等因素,而如今的东南亚,并未有中国那样的条件,于是让 ODM 厂迟迟不敢下决定。

品牌厂动向不明,一动不如一静

仁宝早在 2008 年开始投资越南厂,不过后来因为生产效率未达预期而停摆了一阵子,于 2015 年复工生产手机,但生产量并不大,去年贸易战开打,仁宝才重新正视越南产能,目前生产受关税影响的网通产品,该厂占营收仅约 5% 以下。

未来美国对中国可能实施 3,000 亿美元商品加徵课税,其中包含笔电、消费性电子等产品,仁宝是否将笔电移往越南生产?

仁宝总经理翁宗斌指出,要视中美双方 G20 谈得如何,笔电短期内不会迁移,不只是越南,中国以外的供应链都不完整,迁移过去複杂度反而提高。

翁宗斌指出,大家(同业)都面临同样的问题,中国 13 亿人口,越南、菲律宾各自都约 1 亿、印尼 2 亿多、泰国约 7,000 万,很难找到一个地方,把东西都塞进去,事实就是如此。

若 3,000 亿美元课徵下去,笔电受影响部分势必要转移,翁宗斌指出,笔电因为单价高,影响很大,所以会有积极对策,但迁移都有成本,若与扣税的差异不大,「一动不如一静」。

目前在东南亚并没有生产据点的广达,同业认为东南亚工资虽然较为便宜,但供应链不完整,需要多方面考量,并且「没有收到客户消息」,也是目前迟迟没有大规模迁移产能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
广达副董事长梁次震指出,他们并未正式接到(客户)消息,若要转移产能,挑战很大,对所有供应商都是挑战,设点在哪都还不一定,转移产能花在运输上面的成本也要计算,客户的问题要等正式接到要求再来说。

某 ODM 厂管理阶层指出,很多人担心产能迟迟不转移,若贸易战加剧、确定要加徵关税,产能转移、厂房认证来得及吗?这完全不是难题,租下厂房很快,厂房及产品认证,只要不是牵涉汽车电子相关产品,品牌厂在紧急情况下,证认都不会是问题,问题还是在于品牌厂是否决定在哪?品牌厂若决定了,大家(指供应链)要谈也比较好谈。

英业达目前中国以外的製造产能,在台湾(NB、伺服器)、墨西高(伺服器)、捷克(伺服器)以及槟城(智慧装置)。

英业达董事长卓桐华表示,现在大家喊最大声是越南、菲律宾,各有优缺点,但关键还是在客户态度,若客户有需要,他们当然都会跟进,不过现阶段,局势还不明朗,所以审慎评估中。

印度市场大,但投资关卡多

除了东南亚之外,印度近年也被拿来当作下一个製造重心来讨论,目前包括纬创以及鸿海都在印度布局产能,据悉为小量生产 iPhone 的工厂,不过布局印度仍有许多难题需要面对。

纬创董事长林宪铭指出,目前印度厂只做内需市场、没有外销,目前已有很多在地客户,做了很多产品,那边也有医疗器材生产线,看好印度会变成下一个像中国那样大的市场。

不过林宪铭也坦言,印度市场潜力虽大,但仍有许多难题,在于他们设下的投资关卡很多,过去在中国投资,中国政府对于吸引外资做到一条龙服务,公司申请程序往往不超过一週,印度公司申请时程起码要 4 个月以上,效率大不如中国。

品牌厂考量:中国以外人才断层仍待克服

电竞笔电大厂微星,以品牌厂角度看待产能转移最要考量的问题,一反一般认为成本为首要考量,微星总经理江胜昌表示,产能若要转移,首要考量的不是成本,而是品质。

江胜昌表示,有人谈越南、马来西亚等国家,但其实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吃下全部产能,中国工资在涨,但越南工资涨幅也很兇,因此最大考量是产品的品质,成本才是第二考量。

中国用了 20-30 年的时间才发展为如今完善的供应链聚落,其他地方要完全取代中国谈何容易,除了供应链完整度之外,东南亚等地缺乏工厂品管、工程师等人才,使得产品生产与品质掌握充满变数,这些对品牌厂而言,难以精算,因此要摆在考量的第一顺位。

江胜昌表示,台湾过去拥有专业製造工厂,后来因为成本关係移到中国,当时有大批台干过去,打拚了 15-20 年之久,并且也培养了许多当地干部,中国工厂人才相对完整。

但是东南亚地区具备这样的管理製造人才吗?江胜昌认为,厂房设备需要调较工程师、测试工程师等品管人才,这都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建立起来,但这个对品牌来说很重要,东南亚劳工薪资一下就上来、上来速度一定(比中国)更快,搬过去要什幺没什幺,不一定能解决问题。

整体而言,ODM 厂目前普遍因为品牌厂动向不明,因此对于产能转移计画皆採取守势,多因为原本在海外已有规模不大的产能据点,时值贸易战环境变动时刻,需要向客户準备产能方案,而个别在台湾、东南亚、印度等地拥有既有产能的 ODM 厂,在局势还不确定之际,且除了中国,也还找不到毫无疑虑的理想生产基地,自然只能走一步算一步,不敢贸然大举投资海外产能了。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